8歲女孩到飯店吃飯,點一盤泡菜卻帶走一桶飯,老闆希望她以後每天都來

官方推薦 2019/11/01 檢舉 我要评论

范銘仁在縣城經營著一家飯店,經過3年的努力,如今人氣很旺。他本來是個廚師,累了3年,如今掙到錢了,自然也就不再進廚房,每天的工作就是記帳。這日,一個8歲女孩背著背簍到飯店吃飯,坐在一個偏僻角落。范銘仁瞟了一眼,雖然穿著老土,但他不是嫌貧愛富的人,都是吃飯,只要給得起錢,他都會一視同仁。

可過了一會,服務員小跑而來,說:「老闆,咱們飯店是不是規定,只要點一個菜,飯就可以隨便吃,還可以打包帶走。」

范銘仁頭也沒抬的回道:「對啊,菜單上不是都寫著嗎?」

「這……」服務員又問道:「那飯是不是想吃多少都可以,帶多少走也可以?」

范銘仁不耐煩的抬頭:「我說你這是怎麼了,飯能吃多少,就算打包又能帶走多少?飯不值錢,客人只要多點一個菜都賺回來了,這是吸引顧客,你懂嗎?」

「不是啊,老闆。」服務員急道:「剛來了一個小女孩,只花了2元錢點了一盤泡菜,卻將那一大桶飯全部舀進塑膠袋,放進了背簍,我們攔不住。」

「啥!」范銘仁雙眼圓瞪,說:「這年頭,怎會有這麼奇葩的事。」尋著爭吵的源頭望去,他看見在飯店門口,有幾個服務員攔住了那小女孩的去路,小女孩都快急哭了。

思索片刻,范銘仁說:「別攔了,讓她走吧,飯沒了再煮。」

隨後,他看見那小小的身子吃力的背著背簍,搖搖晃晃的走出了飯店。范銘仁臉皮跳了跳——那可是一大桶飯呐!

面對小女孩的怪異舉動,范銘仁讓服務員不攔她是有原因的,因為他覺得這是同行競爭。於是,小女孩前腳剛走,他便悄悄跟了上去,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不要臉,指使一個小女孩來搗亂。

可是走了半個多小時後,他卻發現猜測有誤,因為小女孩走的方向是郊區,那邊很少有餐館了。受好奇心驅使,他決定一定要弄清緣由,直到最後看見小女孩進了一個磚砌小院,院內有一座平房。

范銘仁掂著腳,看見院內有一顆樹,樹下有個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約30歲左右的女子,她雙眼無神,仰頭望著天空發呆。

「媽媽,我回來了。」小女孩將背簍放下後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往輪椅上女子的手臂上蹭了蹭,說:「媽媽,我將地裡的菜拿去賣了30元,花2元買了一背簍飯。媽媽,我煮不熟飯,但可以去買呀,這些可以吃很久了呢,你吃。」

看見這一幕,范銘仁的心似被針刺般難受。他鼻子一酸,恍然發現,眼角有淚溢出。

那坐在輪椅上的女子回神,看著背簍裡的飯愣了愣,突然嚴肅道:「2元錢怎麼可能買這麼多飯,偷的?」

「媽媽,我沒有。」小女孩委屈道。

「還狡辯,跪下!」

小女孩解釋道:「媽媽,這真是我買的。」

這時,那輪椅上的女子憤怒道:「你小小年紀就不學無術,別以為我腿腳不便就管不了你,我告訴你,只要我活著一天,就不准你做違背良心的事。去,把家裡的竹條拿出來。」

范銘仁見勢不對,立即翻進院牆,阻止道:「那個大妹子啊,這背簍裡的米飯確實是她買的,我可以作證,孩子這麼小,用竹條打她就誇張了啊。」

「你是?」輪椅上的女子問道。

「喔,忘了介紹,我就是那飯店的老闆。」隨後,范銘仁遞給小女孩10元錢,說:「剛來的時候見那邊有個小賣部,孩子,去買糖吃吧。」

小女孩沒接,畏懼的望著輪椅上的女子,看見她點頭後才伸手接過,」謝謝叔叔。」

待小女孩走後,范銘仁便與輪椅上的女子聊了起來,後得知,這女子並不是本地人,是外地嫁過來的,一場大病後致使雙腿殘疾,丈夫也因此斷了聯繫,半年都不回家了。

她沒有收入來源,連溫飽都不能解決,自是沒辦法供女兒讀書,女兒有時間便只能去借鄰居小孩的書來看。那輪椅上的女子淚如泉湧,哽咽道:」其實我剛剛並不是真的要打她,只是嚇唬一下,現在雖窮,但也不能讓她養成壞習慣。」

此刻,范銘仁的內心沉重無比,思忖良久,才說:「大妹子,你別哭啊。這樣吧,以後你來我飯店上班,幫我洗洗碗、刷刷盤子,我會提供三餐住宿,並供你女兒讀書,當然每個月也會給你發工資,咱們沒腿至少還有手,肯定餓不壞的。生活啊,就像這變幻莫測的天氣,有風雨,自然也有彩虹陽光。」

不待女子答覆,范銘仁便遞出一千元錢,笑著說:「這點錢先用來好好調養身子,你看你這麼虛弱,我怎麼敢讓你來上班呢,過幾天,我再來接你哈。」隨後轉身離去,就在快走出院門時,正好撞見返回的小女孩,「叔叔,吃糖。」

范銘仁蹲下身摸著小女孩的頭,說:「叔叔不吃這個,對了,以後希望你每天都來我的飯店打包,但是不能再用背簍,因為裝得多,一頓吃不完就會壞的,知道麼?」

「嗯。」小女孩點了點頭。范銘仁望著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心裡頓時溫暖如春——原來助人,真會讓自己變得更加快樂。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